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门户网站
English Version
您的位置:首页 >> 志鉴书库 >> 专题  
 
 
《第十八篇 社会》
 
 
第五章 传说轶事
 
 
第一节 民间传说
 
       
    一、蒙古山的传说
    松花江在三叉河汇合嫩江后,急转弯又向正东奔去。沿江两岸都是一马平川,只是到了巴彦和木兰县境交界处大江两边,才远远地冒出了几座山峰。江南的有大青山和小青山,江北的有骆驼砬子连着蒙古山。
    暂放下江南岸的大小青山石提,先说这江北岸的两座山。那骆驼砬子,共3个小山,矗立在一个山峰上,很象骆驼的两个肉峰和一个直挺挺的头。晴天看奇峰入云很是险峻,到阴雨天气,山峰在云雾中隐现,活脱脱的象个仙驼腾云驾雾而来,很是壮观。和骆驼砬子紧紧相连的是蒙古山,那蒙古山峰峰相连绵延上百里。它们其实是一条山脉,就因为气势不同便把它们分开叫了。还有一点要提到的是在这座山前几十里地外的一条河边还有两座孤零零的小山,也很有气势,不过前不搭山,后不连岭,很是特别。
    这里要讲的是在蒙古山下的荒草甸子里有一片瓦砾废墟、断墙残壁怕不下于几十垧地那么大。光从那纵横交错的石基来估摸,想当初也是一个不小的宫殿。那是谁的宫殿,哪年哪月修建?无人知晓。因为从第一户移民迁到这里来以前,这里除了飞禽走兽以外没有人影。慢慢地人迁来的多了,也就在附近形成了几个村子。可是这些村子里没有一家土生土长的当地户。
    早年,少说也有个十几辈子以前吧?有一个姓初的老头迁到此地。没有地种,就在这片废石堆里搬去碎石砖瓦刨了块地,开了个不大的瓜园,种了西瓜和香瓜,好给过路人解渴,自己也就在瓜园旁搭个窝棚住了下来。这片瓜地的瓜秧长得黑油油的真旺,时令进入6月瓜作扭了的时候,竟从地中间长出一支白蜡来。你说这蜡怪不怪,随着小瓜扭一天天长高,没一个月就长了一柞多高了。这个老头也觉得稀罕,就精心护理它,没事时总不离它左右。
    瓜熟了,那瓜个个又大又甜,香味随风飘出十多里。有一天来了一个过路人坐下讨瓜吃。这是一个拉骆驼的南方老客。当地人都传说他们懂阴阳地理,很有学问。他看见地里长出的自蜡时,立刻惊得闭不上嘴,盯着白蜡看了又看,瞅了又瞅,就和老初头商量,张口给300两银子收买。老初头人虽然诚实,但也有个笨心眼,他想一支白蜡怎能值这么多钱,肯定不是凡物,他就说:"你想买也行,但是,你必须把它的用处和来龙去脉一点也不掺假地告诉我,否则你就别想动一动它。”
    南方老客一看这个老庄稼汉不是好糊弄的,只好作罢。他叹了口气说:"我就是买下了也没办法带走。我告诉你吧,那是一支八百年以前的古蜡,是宝气之精重新凝成的,四百年出现一回,它成熟以后将在七月十五夜间亥时,自己烧着。当它烧着的时候,整个宫殿原来的模样就会重现。那时你可不要害怕,大胆走进去,看见什么金银财宝都可以随便拿,几拿到手的都是你的。记住,十五晚上千万不要睡觉,看见什么也不要害怕,进去后在子时必须出来,否则就要被关在里面。老哥,你的运气来到了。"
    南方老客走了。老初头更加精细地看护白蜡。进入七月后,那白蜡烛就开始变红,到了阴历十几就变成深红的了。转眼就到了七月十五,老初头不敢睡觉,眼睁睁地看着地中间,四周也静得吓人。夜很深了,还是没有动静。老初头打着哈欠正要瞌睡,突然东南天空一亮,出现了一星火花。火花飘飘摇摇向跟前移来,近了才看清原来是一只大仙鹤叼着一小段燃烧脊的水炭火飞到瓜园上空,盘旋一圈便把火投下来正落在蜡尖上。那蜡烛腾地一下烧了起来,天地间立刻通明瓦亮,象白天一样。那蜡烛越烧越旺,把老初头照得眼睛发花,当他揉揉眼睛再看时,眼前早已不是荒凉的废墟,而是一座巍峨壮丽的宫殿矗立在那里。那宫殿真华堂呀,玻璃瓦红漆柱,雕梁画栋,飞檐漏斗,象天宫一样。红漆大门上的大铜钉每个有斗大,金光闪闪。
    老初头记起了南方老客的话,大着胆子挪到门边,用手轻轻一推,那门竟自己开了,于是他走了进去。只见里面到处是金玉珠宝,让人眼花缭乱。他走过一间又一间,走过一殿又一殿,看也看不够。宫殿里人来人往好象在庆祝什么节日,不过谁也不看他一眼,好象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一样,他的胆子就更大了,于是他就继续往前游逛。不觉走到了一个大殿,这个大殿更阔气,珠光宝气没法说。只见有不少官员和娘娘夫人坐在那里饮酒作乐,旁边有不少宫娥彩女侍候着。老初头往前一看大吃一惊,那坐在正中的一位王爷,头插雕翎,前挂狐尾,头戴紫金冠,身穿蟒玉袍,前有将相敬酒,后有玉女捧浆,只见他一身豪气,八面威风,正端着一杯酒要饮。老初头吓得双腿发抖连连后退,不自觉地转身往外走。当走到大门口时才想起应拿点什么,于是他便低头寻找,找了半天也没有满意的。时辰快到了,他着起急来,忽然他发现一件东西发着耀跟的金光便装到兜里,快出门时脚下踢着一件东西,便抓在手里跑了出来。蜡烛灭了,四周又陷入寂静之中。他把手上的东西拿到月光下一看,原来是个骆驼形的铜香炉。他气恼地想,我也不拜佛要这玩意有何用,便顺手扔到路旁。回到窝棚又把兜里的东西随意塞在被套里,第二天又忙着去侍弄瓜了。
    秋天到了,老初头种瓜也挣了不少钱,就回老家去了。走了多半天,来到一条小河边,坐在行李上休息一下,发现下面硬硬的硌得慌,打开行李才想起自己的那件宝贝,他拿出一看原来是一个元宝,那元宝在阳光下金光万道,十分耀眼。这金光射进水里惊动了躺在水底睡懒觉的一个大水鳖精。这个老王八立刻起了贪心,爬上岸想抢夺宝贝,它张着大嘴伸长脖子刚要把老初头和元宝一起吞下肚去,这老初头拿起元宝打了过去,突然金光一闪,  "轰隆"一声元宝落地,变成一座大山,那老王八也被金光照得爬不动了,也变成了一座山。那老初头惊奇极了,爬上山顶想看个究竟,当他往北一看时,"唉呀"一声。原来那蒙古山前又长出了一座石峰,不正是那个骆驼香炉吗?后来人们给那骆驼峰起名叫骆驼砬子,给那个元宝山起名叫万宝山;给那个老鳖山起名叫万宝王八山。不信你有机会去木兰县看看,县城以西柳石人民公社有个村子叫万宝屯,附近那两座山就叫万宝山和王八山,那形状也象极了,还可以打听当地人,让他们给你讲一讲。不过那山上已房屋连片了。
    二、香磨山的传说
    木兰县城北120里,有个东兴镇,镇东8里,有两道山,象两道巍巍的大坝,紧锁着木兰达河的流水,这山就是远近闻名的香磨山。如今,堵山截水,修成了养鱼浇田的大水库,成为木兰县人民的一颗掌上明珠。
    相传很早以前,这里没有山,也没有河,长着一色的大松树,遮天盖日,一棵大松树,几个人拉着手都抱不过来。有那么一年,大概是天上的王母娘娘用银簪划天河的时候,一滴神水落到这里,只听得轰隆隆一声巨响,地崩石裂,股股急流推倒了成排的大松树,开出了一条河身,密林峡谷初见晴日,人们欢腾跳跃,才知道天有这么高,地有这么广,世界是这样明亮。不久,河套周围就长出了茂密的水草,天上飞的,到这儿收住了翅膀,地上跑的,到这儿找到了安身的新居,这块地方成了“棒打獐鹿遍地宝,鸡鸟直往锅里跑"的木兰达(木兰达是满语围场的意思),从此木兰达越叫越响,久而久之这条河也就成了木兰达河。    
    就在木兰达河北岸,从上游数到第九十九道河弯处,有一座雕刻着飞禽走兽的石头房子,房子里住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姐姐齐莎会唱歌,她唱起歌来,泉水弹琴,骨朵开花,走兽出洞倾听,鸟儿害羞地闭上嘴巴。妹妹齐亚悟得一手好石雕,在石头上雕花,就象在纸上画画,雕出石花能引蜜蜂来,雕出石磨拉起麦子来,飘飘洒洒落雪花。齐莎唱着歌儿,齐亚雕刻着小石蛙,小石蛙呱呱呱,小石蛙眼珠儿直眨巴,齐亚捧起来,装进小石匣。
    雄鹰最爱蓝天,小伙子追求齐莎。
    草原恋着好马,小伙子追求齐亚。
    这一天,人们正在山中打猎,只见天上乌云滚滚,雷雨交加,猎马长嘶,猎犬狂吠,直闹得猎人们心神不安,收起弓箭,直奔家门。进了屯子,没有听见齐莎唱歌,也没有看见齐亚雕花,大伙跑到雕花的石头房子里一看,坏了,屋里的东西扔个稀巴乱,房顶上出了个大窟窿,不见了齐莎和齐亚,把大伙急出了一身冷汗,撒下人马,四处寻找。找了七天七夜,连齐莎和齐亚的影子都没见到,齐莎和齐亚到底哪去了呢?肯定是被什么野兽吃掉啦。
    其实,齐莎和齐亚并没有死。两个姑娘的美丽,一传俩,俩传仨,三三见九传十八,传来传去,被天河的老鳖知道了。这一天,老鳖驾起云头,化成一阵清风,偷偷地逃出了南天门,来到雕花石头房子上空。这时候,齐莎和齐亚正端着小石匣,玩赏着小石蛙,猛听房上轰隆一声巨响,落下一个碾盘大的黑物,姐俩还没等看清,只觉得被轻轻一抓,腾空而起,整个身子被粘在比石头还硬的一个大盖子上面。齐亚紧紧抱着装小石蛙的小石匣,齐莎拉着齐亚的手,只听耳旁风声呜呜直响,流云乱飞。不一会,水声哗哗,黑怪物伸着长长的脖子,分开一道水线,只见水草飘忽,游鱼躲闪,姐俩个被关在水底的一个大洞里。
    老鳖来到木兰达河,这里的鱼虾都遭了瘟,驱赶着河里的所有动物,给它修造水晶宫,采集珍珠奇宝装饰新房,单等水晶宫落成,就与齐莎和齐亚成婚。水晶宫落成的日子越来越近了,齐莎和齐亚的心事越来越沉了。
    "咱们得快些逃出去!"齐莎说。
    "我们被抓来8天啦,实在想不出一点逃跑的招来。"齐亚为难地说。
    "今儿个,是水晶宫落成最后一天啦,再逃不出去,明晚上就......"出于姑娘特有的言语分寸,齐莎只说了半截,姐妹俩的脸上都出现了羞怒的红晕。想到那可怕的时刻,齐亚抱着石匣的手哆嗦起来,这是她们从家里带出来的唯一的一件东西。想到过去的幸福日子,看到眼前的处境,齐亚的鼻子一酸,两串珍珠似的眼泪,滴落在小石蛙身上。
    "姐姐别哭!"齐莎和齐亚吓了一跳,不知谁在说话。
    "尊贵的主人,我是你手里的小石蛙,神水滴落那年,我是混在水中的小石末,在木兰达河里靠日精月华,渐渐长大,被河水推上岸来,是你把我雕成小石蛙,我要报答你的恩德。”
    "你能救我们出去吗?"姐妹俩一齐问道。
    "哈哈哈......"小石蛙笑鼓了腮帮:  "救你们出去容易,可你们还会被抓回来的。"
    "那为什么?"
    "这个怪物是一个千年老鳖,早在瑶池里修炼多年,以后又进入天河。这东西本领很大,唐僧取经那年,它驮唐僧师徒过河,走到河中间就往下沉,结果弄湿了不少经书。后来受到天庭的惩罚,放到老君炉里炼了七七四十九天,烧得它眼观千里耳听八方,不管你跑到什么地方,它都会把你抓回来的。"
    "那可咋办哪?"
    "这也不难。刀小石蛙说着,从嘴里吐出两颗亮闪闪的宝珠,"这是两颗避光珠,你二人把它放到衣兜里,这样,太阳射来的光线就能被反回去,老鳖本事再大,也看不见你们俩啦。然后采集树皮、人参籽,鹿茸角,研成粉末,制成黄香,对天点燃,烧到七七四十九天,这种奇异的香味才能传到灵霄宝殿,玉皇大帝看到香火,查阅天庭,查出老鳖私自下凡作恶,必派天兵天将拿他归天,不到四十九天,不管有什么情况,宝珠不可离开衣兜,切记!切记!"
    齐莎和齐亚连连点头。
    小石蛙就地打了一个滚儿,只见它的身子象气吹地一样往起长,长得比碾盘子还大,小石蛙抖抖身子说:
    "请二位姐姐坐到我的脊背上,不要害怕,闭上眼睛,我送你们出去。"
    姐俩个半信半疑,坐到石蛙的脊背上,哈,这脊背又平又宽,象一面大鼓,坐在上面比坐在棉花包上还喧腾。姐妹俩赶紧闭上眼睛,只听耳边哗哗地一阵水浪声,等到声音刚息,两人睁开眼睛,原来两人都坐在木兰达河的河岸上,小石蛙也不知哪里去啦。
    齐莎去采制香的原料,齐亚凿石做磨,凿了七七四十九天,凿成了一盘大磨。
    齐莎在这四十九天里,爬过千道山,踏过千道沟,越过万道渠,见过不少鹿群,见鹿茸角不忍心往下掰。三种原料缺两样,齐莎坐在河边发愁,望着木兰达河水,唱支歌子解心烦:
    鹿茸角呀不忍掰,
    人参籽呀真难摘,
    缺少原料难做香哟,
    没有黄香难除害呀。
    齐莎的歌声还没落,棒槌鸟纷纷飞来投下了人参籽儿。齐莎的歌声还没落,跑来一,群小鹿脱下了鹿茸角。齐莎和齐亚可乐坏了,抱着磨杆拉起香来。花开花落,几经寒暑,姐妹二人做成成捆的黄香,垛起来比小山还高。香做成了,点着了香火,火光冲天,就象万丈朝霞,奇香四溢,虽然香火烧在木兰达河边上,因有避光珠,老鳖丝毫不能察觉。香火烧到四十八天,眼瞅着小山一样的香垛烧剩只有几捆了,烧落的香灰高高耸起,齐莎和齐亚盼望的一天就要到了,不住地往火里投香。就在这个时候,只见群鸟惊飞,走兽逃窜,人喊马嘶,天地间汪洋一片,原来是发疯的老鳖,把木兰达河水赶上了河岸,大水吞没着一切,唯独齐莎和齐亚这块地盘_滴水珠也没有。姐妹俩向乡亲们呼喊,喊了半天,没喊来一个人。齐莎和齐亚猛然想到兜里有避光珠,乡亲们是看不见她俩的,两个人为搭救乡亲,忘了小石蛙的嘱咐,忙从衣兜里掏出避光珠。一个黑色的怪物迎面扑来,姐妹俩知道坏事了,但一切都晚了,齐莎和齐亚急中生智,向老鳖扬起了香灰,迷住老鳖的双眼,一人举起一扇香磨,狠狠地向老鳖砸去,香灰四起,天昏地暗,一声巨雷,劈得云清雾散,靠近河岸的水里,长起两座大山,拦住了泛滥的河水。据说那是两盘香磨把老鳖牢牢地压在下面。打那以后,河水再也没有淹过庄田,所以人们管这两架山叫香磨山。关于齐莎和齐亚,姐妹俩再也没有回来,只有在晴朗的日子里,还能听见齐莎在山里唱歌,还能听见齐亚在山中凿石,据说姐妹俩常常在夜深的时候,来修补水库大坝。    
    三、金马驹    
    传说二百年前,在木兰县西北部,有一座富饶、美丽的大山。山姿雄伟,树木参天,鲜花异草,香风阵阵。山中不但有棒槌、鹿茸,而且在山中积藏着金银元宝,还有一匹价值连城的金马驹儿,在山洞里拉着金磨,天天磨着金豆子。每逢大雾天气,金马便钻出洞外,围山嘶叫。
    有一年,突然从南方来了两个蛮子,围着山转了几天,发现了山中的宝物,便产生了憋宝的念头。当时,此地人烟稀少,离山不远住着一户人家,老俩口无儿无女,终年靠挖棒槌谋生。两个蛮子在老俩口家住了一个多月,每天观山探宝,踏遍了山中的各个角落,寻找开山之处。不知不觉已到了深秋季节,两个蛮子准备回南方去。临行前送给老汉5枚葫芦籽儿,再三嘱咐说:"来年清明那天种到地里,到阴历八月十六傍晚摘下来保管好,不得让外人知道。事成之后,赠送白银千两。”老汉一听这个价码,惊讶地问:"有什么用项,值这许多银子?"蛮子摆手说;"不必多问,明年我们来了,自然就知道了。"老俩口不再追问,便收下了葫芦籽。
    秋末冬临,冬往春来,转眼间来到了清明。老汉叫老伴找出葫芦籽准备下种。老伴在房笆上找出葫芦籽一看,事不凑巧,5枚种子叫耗子磕了4枚,幸亏剩下1枚。种到地里之后老汉天天跑到地里看望,到了谷雨才破土而出。老俩口如获至宝,天天松土、浇水,换班看守地里。进了伏天便开了密密麻麻的白花,全是晃花,只在根下三尺来高的地方结了一个牙葫芦。老俩口掐尖、打蔓,盼望葫芦长得成实一些。到了秋天,牙葫芦长得立起来有一人多高。老俩口高兴得成天嘴都合不上,因为一千两银子要到手了。
    单说八月十五到了。早晨还是响晴的天头,傍晚却天气大变,刮起了刺骨的寒风,不时还飘着雪花。老汉望着新鲜而又嫩绿的牙葫芦对老伴说:"今晚肯定有霜冻,恐怕葫芦受不住,如果冻坏了就不值钱了。我看摘回来吧。"老伴急忙说:"这怎么行啊,蛮子不是告诉明天傍晚摘吗?""唉!差一天有什么了不起,如果冻坏了不是白费心血了吗?"就这样老俩口把葫芦摘下来了。
    八月十七这一天,两个蛮子突然来了。当知道葫芦只差一天摘下来时,便对老汉说:  "我不是告诉你八月十六摘吗?"老汉红着脸争辩道:可你没说下霜冻摘不摘呀?"两个蛮子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便付了一千两银子,把牙葫芦扛走了。半个多月回来了,找来一位身材高大、虎背熊腰的蒙古骑手,带来了一个套马杆子。蛮子对骑手说:"我们把山叫开,你进去用套马杆子套住金马驹往外拉,顺便扛出一扇金磨,完事之后赠黄金一躺,但千万不得超过两个时辰。"骑手一一应承。两个蛮子走到山坡前,手拿牙葫芦在山洞口站定,念念有词。不到一个时辰,只听"咔嚓"一声,山洞开了丈余宽,里边金光四射,耀目难睁。金马驹正在"轰轰隆隆磨金豆子。骑手钻进洞内扬杆套马。谁知金马驹性情暴烈,连踢带咬咴咴直叫,几次难以接近。时辰眼看就要到了,两个蛮子急得直搓脚。最后,好不容易套住了金马驹的脖子,拼命往外拉。两个蛮子贪财心切大喊:"扛金磨呀,快扛金磨!"骑手又扛起一扇金磨,用一手拉住套马杆,使出全身力气也拉不出去。两个蛮子急红了眼,也不管时辰到不到,急忙进洞静着往外拉。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山崩地裂,石雨横飞。由于牙葫芦差一天,顶不:住山石的压力,挺了一个半时辰便被压碎了。可惜蒙古骑手葬身于山中,两位憋宝的蛮子也一命呜呼了。从此,人们把这座山都叫它蒙古山。
    四、木兰传说
    据讲,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要建县的时候,木兰归呼兰府巴彦州管。因为"小石头河子"离州府近,就把县城设在那了(即现在的石河)。
    后来由于府州县的距离,有的挺近有的很远,一旦有事离得太远的地方,即使是:跑马送信也够不上,于是进行了统一规划:县和县的距离必须相隔120里,既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所以决定木兰的县城还需要往东搬迁。
    传说,自打木兰的县城设在小石头河子后,县官辛九丹便没有过上一天安安稳稳的日子,愁得他没着没落,走在路上都寻思,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一天,他碰见一位具有仙风道骨的南方蛮子,自称是风水先生,正在给一家百姓看房宅地。
    辛九丹早就听说过,南方蛮子的眼睛最毒,我何不趁此机会让他给看看小石头河子的风水怎样,为什么这里老不太平呢?
    风水先生听了辛九丹的来意,就同他在小石头河子周围查看起来。事后告诉辛九丹,这里的风水倒不错,可惜没有杀人场,所以正不能压邪。若想县城里安稳,设立县城前必须先看好风水,找一块既有蹲监坐狱的地方,又有杀人的地方,才能把坏人震住,不敢反天。
    辛九丹听了很高兴,当时就酬谢了风水先生,并答应风水先生,如果能给找到这样一个合适的地方,一定会有重谢。风水先生欣然领命。
    第二天,他俩就直接往东找来。路过柳河的时候,风水先生停住脚步,在那寻思一会说,这地方风水也挺好,可惜也是没有监狱和杀人场啊!
    他俩继续翻山越岭的往东找,来到了"大肚子"川。辛九丹一看这地方又有山又有水,满以为不错了。风水先生说:"别看有山有水,可惜这里没有'野马'(即兔子)来过,就养活不起来大牲口,没有牲畜咋种地呀!"
    接二连三地又找了好几天,还是没有合适的地方。晚间就睡在五站北边的协和屯了。
    太阳刚冒红,风水先生又催促辛九丹继续赶路,辛九丹说啥也不想再往前找了,决定打马归府往回找了。当他们路过"一棵松"的时候辛九丹呆了。
    呆啥呢?原来是辛九丹透过地气,看到从白杨木河口往东有3里左右那么大地方,出现了一座城堡。城里边影影绰绰的显出楼台殿阁,一排排一行行,别的虽然看不见,可是声音还能听到。就听见鸡鸭鹅狗,哏儿嘎啊乱叫,还有招呼买的招呼卖的,吵吵嚷嚷,一片繁华的景象。    
    辛九丹边听边看,直到东南边。风停了,地气散了,城池也没有啦。
    辛九丹说:"行啦!别再这找那找了,河口那块让地气给沤的都显城啦,咱们还瞎找啥呀!"
    风水先生听辛九丹说出这样话来,便随声附和说:"好,既然这样,咱就去吧。"来到跟前,风水先生用手指着白杨木河口中间一个突起的大山包说:"这山包东边就可以做杀人场,山包就是大坟哪。"
    他们又往东建了二里多地,来到几座坟前(就是当时王"乡约"家的坟),风水先生说:  "这是一块迷魂地,正好做监狱,犯人一进监就老实了,不信你就在这挖下三尺深的大坑,把鸡、鸭、鹅、狗扔进去,看看有啥变化。"
    辛九丹按照他的说法办了,把鸡、鸭、鹅、狗一扔进去,真怪!就闭上眼睛象睡觉一样的老实。弄上来,一个个仍然活蹦乱跳。
    辛九丹一个劲儿地说:"这太好了,太好了。"
    风水先生说:"好是好,可惜呀!这个聚宝盆有纹了?"
    "什么聚宝盆有纹了?"
    "刚才显城的那块地方就是一个聚宝盆,河沟就是纹。"风水先生说着用手一指黄泥河子:"你看它从大树林子开始,由北往南经街中间才淌进松花江的,这趟纹还不短呢。"
    辛九丹着急啦:“那可咋办哪!请您给想想法子吧。"
    风水先生的眉头皱了一下说:"实在没法就得用,拘子,拘啦。"
    "哪有那么大的'拘子’呀!"
    "我说的‘拘子’可不是拘锅拘碗的'拘子',在河沟上边修一座桥就是一个'拘子'。这条河共有9个弯,你就修上9座桥吧。"
    辛九丹又请问风水先生:"在街面上随弯就弯的修上9座桥,还怎样拉街基,才能显得既规整又不破坏风水,过上太平日子呢?"
    风水先生又寻思了一会说:"由东到西可以拉一趟大直街。大直街的南边必须拉成丁字街,大直街的北边必须拉成井字街。"
    辛九丹不明白,就打听:"为什么不拉十字街,偏要拉丁字街和井字街呢?"
    "拉十字街,胡子进街就走时气了。拉丁字街就不能往回退,又是井字街形成的隆阱,胡子就会蒙瞪转向逃不出去多少了。刀
    "北边拉丁字街,南边拉井字街不是更快当吗?"
    "不行啊,因为丁字是火,可是它南边紧靠松花江,江里有足够的水能克住这股火。北边呢,有白杨木河的河水,就足够井字用了。水还能养木,这对木兰的木字也有好处。若是修反,那就糟了,白杨木河的河水不够克火用的,南边松花江的水,井字街也装不下,用不了几年,木兰不被大火烧得片瓦无存,也得被松花江水淹没了。"
    辛九丹听他讲的条条是道,句句有理,佩服得五体投地。重谢风水先生之后,就按照他的说法,开始大兴土木,建筑起新的木兰县城。
    传说得虽然离奇,但至今有的古迹仍然存在。诸如:监狱从建县到现在,依旧是原来的地方。大山包(坟包)现在还有200多米长,百米左右宽,3米来高。大直街道,南边的老街基仍是丁字街,北边是井字街。
    五、神仙洞
    在松花江下游的江南岸有一座大山,这座大山的半山腰有一个洞,洞口有一块长形大石头,大石头眼前儿有一些长形的小石头,传说这块大石头是个贪心的人变的,那些小石头是他的财宝变的。
    那是在很早很早以前,江北岸的木兰县县城内住着这么哥俩,老大叫憨憨,老二叫壮壮。一年冬天,哥俩过江南去打柴,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又刮起了大烟泡。大烟泡刮得这哥俩睁不开眼睛,看不清哪儿是道,哪儿是清沟。尽管他俩都带着“脚齿子",可也架不住爬犁老打“刮脸子”,渐渐地他俩离开了正道,靠近清沟边儿了。天太黑,风太大,哥俩一点也没发现。走着定着,老大憨憨就觉得脚下忽悠一下子,他惊叫了一声:"不好!"说话工夫,爬犁已经出溜到清沟边儿了,说时迟、那时快,憨憨用力抓住绳套,奋力把壮壮的边套扯下来,用脚把壮壮一踢,壮壮离开了清沟边儿,可他的身体失去了平衡,脚下一滑,连爬犁带人掉清沟里去了。
    壮壮让哥哥踢了一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见哥哥和爬犁没影了,才知道大事不好,拼命地哭喊:"憨--憨--"可哪里有人答应。
    壮壮的喊声憨憨已经听到了,但他没法回答,一张嘴就呛一下子。再加上这是正江心,水流急,一下子就把他冲出很远很远,他用力挣扎想露出头去,往上一窜,头碰到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他知道这是头上的冰,自己顶锅盖了,心想:这下完了,再也不能打柴了,再也不能照顾弟弟了,他眼睛一闭就等着死了。
    说也怪,憨憨在水里飘呀飘呀,竟一点也没呛着,反倒觉得暖烘烘的,怪舒服的。他闭着眼睛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猛地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软乎乎的床上,身下铺着天鹅褥子,身上盖着天鹅被子,他吃了一惊,忽地坐起来一看:原来这是个富丽堂皇的宫殿,宫殿里金银财宝应有尽有,珠光宝气晃得人睁不开眼睛。憨憨正纳闷儿,忽然见一个白胡子老头向自己走来。白胡子老头捋着雪白的胡子说:"憨憨,让你受惊了。"
    憨憨赶紧说:"长老,多亏你救了我,只是不知道我弟弟怎么样了。”
    白胡子老头说:"别着急,会看见他的。"
    憨憨说:"我现在就想看见他,长老,送我出去吧。"
    "那好吧,既然如此,你也别白来一趟,喜欢什么你随便拿吧。"
    憨憨摇了摇头说:"你救了我的命,我怎么还能拿你的东西。"
    自胡子老头说:"到这里来的人是不许空手走的,喜欢什么就拿什么。"
    憨憨没办法,只好四下看看。他发现了一把金子柴刀,便说:"这把金子柴刀锋利无比,我就拿这把柴刀吧,日后好上山打柴。"
    白胡子老头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说:"好吧,你跟我来。"
    憨憨以为要放他出去,便跟了过去,可是白胡子老头却把他领到另外一间屋子,这屋子装满了各种山珍海味和五谷杂粮,白胡子老头说:"你喜欢什么就拿什么吧。"
    憨憨说:"我已经拿到一把金子柴刀了,怎还能再拿你的东西?"
    白胡子老头说:"到这里来的人是不许空手走的,你不拿我就不放你出去。"
    憨憨没办法,只好又四下看。最后他的眼光落在一堆稻谷上说:"我就拿点稻谷,吧,回去好做种子。"
    白胡子老头又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说:"好吧,你跟我来。”
    憨憨以为这回一定是放他出去了,便又跟了过去。可是老头却又把他领到一个大屋子里,这屋里摆满了绫罗绸缎和织布机什么的。
    白胡子老头说:"三九寒天你穿得太单薄,这儿有的是天鹅绒衣,喜欢哪样随便拿吧。"
    憨憨四下看看,连连摇头说:"我已经拿你两样东西了,不拿了,快放我出去找弟弟吧。"
    可是白胡子老头说什么也不答应,没办法,憨憨只好挑一样,他挑来选去最后眼光落在一架织布机上说:"我拿这织布机吧,回去好织布。"
    白胡子老头捋着胡子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说:"好吧,你跟我来。"
    憨憨扛着织布机跟着白胡子老头来到一个大石门前停住了,白胡子老头说。"你把这扇石门扛起来就能见到弟弟了。"
    憨憨一听,迫不及待地蹲下身去扛石门。白胡子老头叫住他说:"慢点,你要听清楚,石门一旦扛起来,不管怎么沉也不能再放下,要是放下石门,你弟弟在那边就没命了。"
    憨憨说:"知道了。"于是就蹲下去扛石门。这石门足足有一千斤重,憨憨咬紧牙关将石门扛了起来,扛了能有二尺来高,他说什么也挺不住了,眼冒金花,两腿直打摞,豆粒大的汗珠滚了下来,可是他牢记白胡子老头的话,为了弟弟,咬牙坚持着。
    白胡子老头在一旁偷偷地看着他,见他脸都白了,便轻轻地挥了挥手,大石门轰隆一声开了,憨憨定眼一看,弟弟果然站在石门外面,兴奋地喊了一声,"壮壮。"
    "哥哥。"
    "你怎么在这儿?"
    "我也不知道,我找不到你迷了路,都快冻死了,一个白胡子老头把我领到这儿,哥哥,你没死呀?"
    "没有,我也是让一个白胡子老头给救了。"
    "他在哪儿?"
    "在......咦?"憨憨回头一看,白胡子老头无影无踪了。再一看,哪有什么石门哪,这分明是个大山洞,以前小哥俩打柴路过这儿,还到这里玩过呢。憨憨忙拉着弟弟跑到洞外,奇怪,他们的爬犁就在洞外,上边的柴禾一点都没湿。
    壮壮狠劲掐了自己一把,说:"哥哥,刚才咱俩是做梦了吧?"
    憨憨摇摇头说:"不是做梦,你看这柴刀,这稻种,这织布机,都是白胡子老头送给我的,咱俩遇到神仙了。"接着他就把自己在水里的经历说了一遍。壮壮听完捶胸顿足地说:"哥哥,你是个大傻瓜。你怎么不往死里拿金子?咱们就不用打柴了,就成了天下第一大财主了。"
    憨憨说:"不是劳动换来的钱,不仗义。咱们是庄稼人,老老实实地干活吧。"
    壮壮急了:"不行,我受够了,我要金子,我要发财!"说完就往清沟里跳,憨憨拉了一把没拉住。
    壮壮跳下水后,只感到水凉刺骨,手脚都抽筋了,他想上去已经晚了,早钻冰底下去了。他顺水漂哇漂哇,忽然来到一个漂亮的所在,他仔细一看,正是哥哥说的那个珠宝殿,殿内闪闪发光的金子晃得他睁不开眼睛,他就闭着眼睛往口袋里划拉,他划拉得,正起劲,忽然听到一个可怕的声音:"要适可而止吧。"
    他抬头一看,正是领自己避风的那个白胡子老头,便点头哈腰地说:"再装点,再装一点点。"他把口袋撑得满满的,实在没地方装了,才跟老头走。
    白胡子老头把他领到一个大石门前说:"把这扇石门扛上去,你哥哥在外边等着呢。"
    壮壮答应了一声就蹲下去扛石门。白胡子老头拦住他:"等等,你听清了,不管石门怎么沉,也不能放下,否则你哥哥就没命了,听清了吗?"
    壮壮一心想把这些金银财宝拿出去,不耐心地说:"听清了。"就去扛石门。
    平时憨憨把好吃的都给壮壮了,所以壮壮很有劲儿,他扛石门并不十分吃力,眼看石门就要开了,他忽然心里一动:我要是把石门打开了,这些宝贝就要给哥哥一半儿。想到这儿他起了反意,假装摇晃两下:"我坚持不住了。"说完轰隆一声,大石门放了下来。
    白胡子老头把脸一沉,说:  "石门打不开,不能发大财。"
    壮壮一听这话,只好又去扛石门,石门刚打开一半儿,自胡子老头用手往下压了压,石门又加重了一倍。壮壮一心要拿回金银财宝,拼命顶着,都累吐血了。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壮壮还在这顶着,等憨憨找来众人救他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块大石头,牢牢地顶着山洞口,那些金银财宝,也变成了一块一块小石头。
    憨憨失去了弟弟,一个人回到了家,拼命地用金柴刀砍柴,一刀能砍十捆。他起早贪黑地种地,从老头那儿拿回的稻谷,种下十天就收割了。他没日没夜地用那架织布机织布,一宿能织十丈。他把这些东西送给穷人,人们的日子都好过了。
    以后,人们不管遇到什么大事小情都到神仙洞去烧香敬神,求神仙保佑,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今天。据说有不少人又看到了那个白胡子老头,得到了他的帮助,当然有的人一次也没遇上,因为神仙专门为善良的人造福。
 
     
  附件:  
  【上一条】         【返回】         【打印本页】         【下一条】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使用帮助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维护: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资料信息处
电话:(0451)86772465  E-mail:dfz_lx@harbin.gov.cn
地址: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世纪大道1号  邮编:150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