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门户网站
English Version

 

您的位置:首页 >> 动态新闻 >> 工作动态  
 
周五学习大讲堂第79期开讲
[2018.02.05]
     
    2018年1月26日,市地志办周五学习大讲堂第79期继续开讲。办、馆党员干部职工参加讲座。办党组书记、主任赵竹帛出席。

    张悦专题讲座的题目为《大航海时代》。讲座分为概述与感慨、落后的欧洲、出海的意愿、哥伦布启程、美洲大陆原生态、大量银子被发现、黑奴、大航海时代二轮霸主——英国等八个部分。第一部分,讲座者认为大航海时代是人类二三百年的一部奋斗史,其意义在于塑造了我们今天生活的整个世界、种族、物种以及地缘政治等因素。第二部分,以举例的方式强调欧洲文明真正的强盛是在大航海之后。第三部分,介绍大航海发生的三个重大原因:一是寻求欧亚大陆贸易新出口;二是底层人民想要改变自身的社会地位、社会阶层;三是上流社会对中国瓷器、丝绸、茶叶的疯狂痴迷。第四部分,介绍哥伦布出海的历史背景、过程及结果。第五部分,从被驯化动物种类、肉食来源、农作物、耕作方式等角度介绍当时美洲大陆生态状况。第六部分,介绍银矿被发现的背景、银矿产量、白银流向以及对欧洲国家的影响。第七部分,介绍黑奴产生的原因、被贩卖渠道和悲惨命运。第八部分,介绍英国在大航海时代前后国力由弱变强的过程。最后以综述大航海时代的四条航行路线结束讲座。

    张赫专题讲座的题目为《“战斗民族”那一年》。讲座分为出国前准备、舒亚概况及日常、走过的城市、留学感悟等四个部分。第一部分,主要介绍出国项目和准备过程,讲座人通过国家留学基金委的俄罗斯政府单方奖学金项目,取得作为交换生留学一年的机会。第二部分,介绍所在留学城市舒亚的自然概况,并重点讲述其学习生活中遇到的人和事,向大家介绍当时俄罗斯社会、经济发展情况和民众生活水平。第三部分,介绍留学期间走过的俄罗斯城市。包括舒亚周边的小城市、俄罗斯金环城市以及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第四部分,总结这段留学生活的三点感悟:一是在异国他乡亲人、朋友以及团结非常重要,更学会了独立;二是对俄罗斯民族和俄罗斯国家的印象,个人觉得俄罗斯民族性格既坚强又柔软,但俄罗斯国民经济和人民内心都未完全从苏联解体中恢复,物质生活较匮乏,贫富差距较大;三是一番游历之后更爱我们伟大的祖国。

    葛妍、刘悦、李龙为本期点评人。他们点评到:张悦的讲座选题开阔,以小切口视角讲述,层次分明、环环相扣,不仅有关于历史的讲述,还有个人的评价,洋溢着强烈的民族自豪感,让我们在短时间内初步了解了伟大的大航海时代,展示了他的学识和积累。张赫用第一人称、第一视角将其留学俄罗斯伊万诺沃州舒亚市的亲身经历娓娓道来,细腻、活泼,让我们感受着俄罗斯的文化与风情。从其略微艰辛的求学环境和精神生活上的丰富与愉快,可以看出她对生活的热爱。讲述时常常将祖国与留学城市相对比,让我们倍感珍惜现在的生活,希望能有机会去曾经让她五味杂陈的地方看看。

    最后,竹帛主任对本次大讲堂发表即席讲话:

    今天的周五大讲堂打破了以往只有一上午时间的先例,一直持续到了下午,而这次的破例与年轻人有关。为了让这两个年轻人充分展示准备好的讲座,我们选择了完整倾听。对于一个人来说,倾听本身是一种美德,也是一种才能,我们一定要善于倾听别人的倾诉。张赫用了两个半小时的时间,讲述了她留学的经历、在俄罗斯的生活琐事、所见、所闻、所感,尽管有的时候显得重点不突出,有点琐碎,但毕竟是串联起来了。从几个层面、多个侧面展示了一个大学没毕业、涉事不深、对俄罗斯文化陌生、既新奇又好奇的小女孩,回来之后向家长、向老师、向同事亲切汇报的过程。所以,今天我们一定要把时间给她留出来,尽管大家都非常忙,这也是对年轻人的一种尊重。当张赫以后回想职场经历,回想起第一次在市地志办讲座,当时领导和同事认真地听完,她会记住这一点。

    张悦、张赫两个人的讲座结束之后,办、馆所有人在大讲堂上都展示过了,而且至少讲一遍,没有空白点;我办的朗读活动,也由宏雷收尾,今年这两项活动可以画上还算圆满的句号。我们大讲堂的内容,除了要在我办的内网、外网和《哈尔滨史志》宣传之外,还要新建宣传栏进行宣传。今天,不仅是让张悦、张赫填补空白点,也是有意向大家推介两个年轻人,展示他们的才华、能力和风采。我们办的年轻人,有好几位有留学经历,比如贾男、张悦、田帝在日本,张赫在俄罗斯,缪佳在吉尔吉斯斯坦。现在办里的年轻人经历非常丰富,积淀也很多。他们虽然不能说是中西合璧,但除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了解,对外来异域文化的了解也是很深的;虽然未必触及外来文化的内核,但还是打开了一扇门,有的甚至大步流星地走进了外来文化的内部。对于外来文化的了解,我们至少有了切身体验;对于撞开异域文化这扇门,我们至少有了勇气和能力,很有可能手里还握着一把钥匙。今天,我让两个年轻人充分展示的意义即在于此。其实,这不仅是展示他们两个人,也是展示我们办、馆全体风貌。今天宏雷的朗读和两个年轻人的讲座再次证明了:我们办、馆不是哪一个人行,是大家都行。这是其一。

    其二,就具体而言谈谈看法。宏雷尽管是小病初愈,面带倦色,但用仪式感非常强的装束,用磁性很强、极富表现力的声音为大家朗读了《再别康桥》。徐志摩的这首诗,真是耳熟能详,甚至网上用东北方言都将其演绎出来了。但能真正将这首诗的意韵、诗人所要抒发的情怀完整地表现出来,实际上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徐志摩、林徽因、陆小曼这种才子佳人式的多角交往的复杂与强烈的内心冲突,诗人需要宣泄这种感受,需要表达对这件事情的情感,所以用这种自由体的形式写下了这首诗。这里也能看出,民国时期有闲阶层、有钱阶层、有文化阶层不同以往的浪漫,这种浪漫展示给我们的是中国传统文人、传统士大夫在西方文化撞击下,体现出来的不同以往、不同其他社会阶层的那种清闲,包括对爱情的追逐。这可能算不上是理想,也算不上是爱情,但的的确确是存在于男女异性之间相吸相斥的一种情感,是由一个整体分割成两个个体的那种哀伤、那种痛苦、那种呻吟。宏雷把这一段完整地展现出来了,能看出她对这首诗的理解非常到位、表现得也非常独特。这首诗在中国诗歌史上有其独特的地位,其独特除了诗歌表达的意韵、表达的对理想的向往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其人、其闻、其轶事给中国有闲阶层、有钱阶层、有文化阶层在心灵撞开的一角涟漪。

    张悦选择了大航海时代这个主题,信息量的确非常大。其信息量之大、之强、之全面,是我们以往类似的题材中少有的。张悦能将这个题材完整展现出来,信息量之大、逻辑感之强,这本身可以看出他驾驭题材的能力,有能成文化学者的底蕴。张悦将大航海时代作为一个话题、一个讲座的题目,用一讲来讲述,并不是十分立体。但他将几个层面、几种作用、意义按照自己的理解抽出来,重新排列在一起,这本身能看出他的积淀丰富,看出他的逻辑感较强,以及对历史题材的把握能力之强。我们对任何事物的理解和认识可能来自多方面,可以用多种方式,多种手段,犹如盲人摸象。也可能因为对信息的把握、对资源的占有、对思维方式的外在显现、对逻辑关系的内在把握、对历史进程的认识有偏差与欠缺,导致我们对历史事件的认识可能有偏颇,但我们可以用一种视角,也就是说用历史的视角看待一件事情,至少这是可行的,这也是必须的。今天,张悦至少做到了这一点。但也不是说,张悦说的都对。比如说,哥伦布第一次出海,随行一千人,这是不准确的。三条小船,没有机械动力,这是不可能的。另外,他第一次到过西印度群岛,也不是到达巴巴多斯,而是古巴、海地和圣萨尔瓦多。还有哥伦布为什么不走陆路的背景,也没有交待清楚。当时欧洲对东方、对中国非常向往,尤其是中国的丝绸和茶叶,但陆路的交通被切断了。在当时,多数人认为世界是方的、是平的,但哥伦布认为是圆的,认为通过航海也可以到达东方、到达印度、到达中国。当时可以从欧洲经过中亚、阿拉伯半岛、波斯,到印度。现在提出的一带一路,其中就是指这条丝绸之路的一条。另外,经过地中海,到达埃及,经过西亚半岛、阿拉伯半岛,到达红海,过海也可以到达印度。为什么这些基本通道不走,而选择走海路呢?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对金钱的攫取和对资本、对财富的追逐。大航海时代历时二三百年,用西方人的视角叫地理大发现,但用东方人的视角看却不是。今天张悦的讲述,很多是站在西方人的视角来看待问题。这不能说不对,但如果换一个视角,至少可以得出与此不同的结论。大航海是人类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个事件,推动了人类历史的进步。这个积极意义应该得到基本肯定,其最积极的意义在于通过航海贸易世界各国连成一体。但其消极意义,张悦一句话没说。它的消极意义是对美洲大陆、对印第安人致命的摧残,印加、玛雅和阿斯特克等三千万印第安人死于这个时代。另外黑奴贸易盛行,当时一个黑奴到达美洲,背后是死了差不多五个黑奴,也就是说将近六千万黑奴因此死去,这是对人类的摧残。黑奴在西方贩卖者眼里牲畜不如,笔笔交易都是血淋淋的。白人的财富是建立在印第安人基本被灭绝和黑人被迫害的痛苦之上的。资本主义始于英国的圈地运动,但后来的快速发展还是得益于大航海,可以说大航海时代推进了资本主义的发展。有了哥伦布航海、麦哲伦全球航行,才对地球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完整概念,通过实践证明地球是圆的。所谓的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比起我们的郑和下西洋还是晚发生了七八十年。明王朝所派船队规模之大,最多时随郑和出海有两万五千人;而哥伦布第一次出海才87人,第二次才1500多人。以达·伽玛、哥伦布、麦哲伦为先驱的欧洲资本主义者对金钱的贪婪与追求催生了大航海时代,对资本的追逐恰恰是资本主义的本质。大航海时代的结局是使资本主义社会进入帝国主义时代,由此欧洲列强开始瓜分世界。葡萄牙一开始国力非常弱,它通过侵占贸易交通的要点来侵占世界,比如说中国的澳门、巴西、莫桑比克、安哥拉、印度的果阿、帝汶。西班牙当时有无敌舰队,十五世纪曾号称西班牙世纪。后来英国崛起,将西班牙的地位取代。殖民时代就这样陆陆续续地到来。英国曾号称日不落帝国,就是说当英属地的某一处太阳落下时,总还会有太阳高高挂在别的英属地。殖民主义始于大航海时代。大航海时代的确促进了贸易、引进了新物种,但它给人类造成的摧残和损害也是空前的,甚至是剧烈的。直到今天,印第安人对此都不能释怀。印第安人在基因上与中国人血源最近,这是世界未解之迷。其中有一种说法,他们是商朝人渡过白令海峡到达阿拉斯加后,后遍及拉丁美洲各地。他们也是黄皮肤、黑头发,一些爱好和禁忌也与我国中原地区的传统文化相接近。印加文化中有世界末日之说,现在看来依然觉得很神奇。玛雅文化对世界文明的看法,他们的岩画,有很多神奇之处,直到科技发展至今,我们才能了解一些。印第安人对所谓的大航海时代的历史,不是一般的愤怒。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是印第安人,秘鲁原总统亚历杭德罗?托莱多也是印第安人。他们对大航海时代这个历史事件都是深恶痛绝的。我们站在人类历史前进的角度,不能说大航海时代不好,但仅就一部分群体而言,大航海时代给人们带来的简直是灭顶之灾。我们对任何历史事件、对任何事情的评价都应该是多维的视角。对大航海时代评价最好的尺度就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精典评论,我们要向其求教。我们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是因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们现在有些人,包括一些读书人,一些大学者,是用臆测的方式来看待、来评论这件事情。马克思说过,大航海时代给人类带来的文明和繁荣是前所未有的,带来了资本主义的曙光。毛泽东也说过,大航海时代催生了资本主义的发展,直到黑人解放才结束了殖民时代。当时,340多万白人来到美洲,1170万黑人被贩卖到美洲大陆。现在我们将其还原于文化的层面,也要一分为二,而不能将六千万黑人和三千万印第安人,总计近一亿人的死亡轻描淡写地说成是人类历史的一大进步。这其中人类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辩证地看待问题,是我们对待事物的一个基本方法。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认为人类即将灭绝,人类在地球上的历史即将结束,如果人类再不解救自己,人类将在地球上消亡。这是否与十五世纪初欧洲的情形相似,当下人类是否要寻求新的出路,到新的星球上生存、拓展,甚至去“殖民”。也就是说,我们人类能不能吸取大航海时代的一些经验,吸取大航海时代的一些智慧和方法,摆脱地球对我们的束缚,给人类开拓另一个生存空间。人类的种子一定会走出地球,我想这是大航海留给我们的最大启示。

    张赫在絮絮叨叨讲述事情的时候,本身是很幸福的。她今天的讲述内容很散,讲得时间超时了。但我们留出充足的时间听她讲述,是对年轻人的尊重,也是对她的期许,希望她的第一步能够迈开。她和张悦不一样,张悦有当三年辅导员的经历,她是研究生毕业直接考录到我们单位,没有职场经历。尽管她的讲述与我们大讲堂的“游戏规则”脱离了、违背了,但还是让其完整地展示出来。这是出于对生命体的尊重,这是对一个有激情、有文化的人的尊重,这种尊重本身就是对我们自己职业的尊重。这一点大家要有清晰的认识。张赫用她所思、所学,在中国文化与俄罗斯文化的交流、碰撞和对比当中,收集到了火花,激发出了灵感,相信她将来能为办里做出更大的贡献;相信她在追逐、实现自己人生理想的过程当中,人生价值也得以完美体现。我对办、馆所有年轻人的尊重和期许意义在此。

    我们处在“平凡”的年代,那就“平凡”到底。即使“平凡”也要留下人生的痕迹,留下人生的脚印。实现这一切,和这个时代拥抱,需要大家的努力。根据单位的需求,运用好自己的聪明才智,加上自己的勤奋,那就很有可能在职场上实现我们的人生理想,实现我们的人生抱负。我们要珍惜自己的职业,珍惜自己的职场,我们所处的职场很可能就是大家最好的舞台。

    任何一个演出,压轴之作都是最精彩的;任何一个宴席,最后一道菜都是最令人回味的。今天,宏雷的朗读和张悦、张赫的讲座,使我们的大讲堂完美收官,更加印证了我说的:我们不是一般的“可以”,是大“可以”。



2018年1月26日,办党组书记、主任赵竹帛在周五学习大讲堂发表即席讲话。



2018年1月26日,编审指导二处张悦做题为《大航海时代》的专题讲座。



2018年1月26日,编审指导一处张赫做题为《“战斗民族”那一年》的专题讲座。



2018年1月26日,办、馆干部职工听取讲座。



2018年1月26日,办、馆干部职工听取讲座。



2018年1月26日,市地志办周五学习大讲堂第79期讲座现场。
 
 
资料来源:办机关党委 全艳琦
 
 
     
【上一条】         【返回】         【打印本页】         【下一条】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使用帮助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维护: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资料信息处
电话:(0451)86772465  E-mail:dfz_lx@harbin.gov.cn
地址: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世纪大道1号  邮编:150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