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门户网站
English Version
您的位置:首页 >> 志鉴书库 >> 市志  
 
 
《哈尔滨市志 水利》
 
 
第二篇 防洪工程
 
 
第一章 洪水灾害
 
 
第三节 历年水灾
 
 
  历史上直接记述哈尔滨水灾的资料很少,从清末始有文字记载,但都很简略。民国时期
的记载,多来自《远东新闻》。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松花江水上涨,哈埠道里和道外部分地区被淹没”。
  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松花江洪水泛滥,自哈埠北岸以达呼兰河尽成泽国。时值9
月秋收之际,高粱仅能刈穗,灾害之重,当想可见”。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松花江水上涨,冲走哈埠江上船桥”。
  宣统元年(1909年)“因连日暴雨,松花江水猛涨,哈埠傅家甸局部江岸破堤泛滥”。
  宣统三年(1911年)“本埠松花江水自五月节后迄今三月有余陆续涨发,共一丈八尺余
深,该江滩之房屋亦均被水围绕,其处居民非用船不能出入云”。
  1914年8月,松花江泛滥成灾,水位海拔118.05米,洪水由哈埠傅家甸东北之低洼处侵
入,市区颇蒙其害。呼兰河以南,松花江以北22个村屯淹没。
  1915年4月4日松花江解冻,哈埠江水暴涨成灾。
  1917年“6月13日江水大涨,6月14日市场竟被水灾”,“道外江滩市场小本营业家搭棚
而居者栉比鳞次。前日大雨倾盆,猝未及防,水势过急,被冲刷而去者约有十之七、八。据
云,所冲击去之物品,虽所值无多,然大约亦二、三千元之谱云”。“道外南五道街,闻所
有住户多系土房,该处地势洼下,一遇大雨即成泽国。数日来阴雨连绵房屋全在水中,以至
相继倾倒,男女老弱露宿湿地。哭声相继,地方有司者,拟宜急筹渲泄之法,以奠民居也”。
“昨夜雷电交作,冰雹纷飞,大者经寸,历数分钟始息,顷有人来自乡间,据云禾苗尚未出
齐,并无妨碍,惟园蔬不免少有损伤云”。“7月24日连日大雨,江水大涨,约在五尺以上”。
“7月26日街道变成泽国,道外太古街自五道街以东,因连日大雨,各家院内皆一片汪洋,
走时须搭有板桥方能通过云”。
  1918年“7月松花江涨水,马家船口房屋淹没水中者十之八、九”。“7月6日,江坝内
一片汪洋”。“7月7日太古街竟成泽国”。“道外太古街因大雨连绵到处水深数尺,各家院
内亦是一片汪洋。其临街之门市更多。因此而停止营业,损失殊属不少云”。“7月13日江
堤被水冲坏”。“7月25日道外江坝其附近四家子地方,日前大雨连绵,曾有一处决口,经
官厅捉大车若干辆,用麻袋千余,速为拉运,始行堵塞”。
  1920年“6月29日,江水增涨,四家子几成泽国,东四家子北段地势极为洼下,经前昨
两日之大雨,望去一片汪洋,交通阻断,深处已达4.5尺,小儿多以木代船游戏”。
  1923年“8月松花江涨水,哈尔滨江北松北镇白茫茫如同泽国,南岸圈河一带一片汪洋,
水深5尺许,洪水危及傅家甸和道里。9月1日松花江水泛滥,马家船口水深六七尺。当地百
姓无米无炊,衣食无告,景象悲惨”。“呼兰马家船口一带受水灾”。
  1929年9月7日东省特别区地亩局调查水灾情形称:哈尔滨江北江水出槽,平民船坞沿江
一带各灾区,房屋均被淹倒塌,水深数尺,月余未落。灾民“船居露处”啼饥号寒,惨不忍
睹。
  1932年7月份,哈尔滨连续降雨27天,降雨量达500.7毫米,为1909—1931年23年间7月
份平均降雨量的30倍。其中,7月10日降雨量达113.6毫米。与此同时,松花江上游的嫩江、
第二松花江、拉林河等流域也连续降大雨和暴雨。7月下旬以后,松花江干流水位逐渐上升,
8月5日哈尔滨的水位达到118.07米,超过了历史最高水位。江北太阳岛附近三条大街塌入
江中,江心十字岛完全淹没,第一松花江桥护路炮台倒塌,马家船口一带民房相继倒塌,居
民纷纷避难。松浦一带也相继被淹,平地水深3—5米。道外市街江堤之处极低又因连日阴雨,
雨水潴滞洼地,无处渲泄,向高处漫溢,水深1米。由于铁路路基的影响,致使松花江正流
偏于道外六道街至十八道街堤段。8月7日江水位涨至118.43米时,与118.71米的堤顶仅差
0.28米,由于堤基软弱,又是灰石结构,加上江水急流渗入堤脚和背坡,逐渐发生裂隙。8
月7日拂晓5时25分航务局东侧的十一道街江堤忽决口100米,5时30分九道街又有50米堤段突
然崩塌,溃堤决口,相继又有20余处堤段溃决,洪水瞬息之间即漫及道外全区。数小时又漫
及道里市区,最深处已达5米,最低处近1米。8月8日又有一股洪水来自顾乡屯方向,一股洪
水来自水上俱乐部东南方向,两股水相呼应,9日夜水势猛涨,“中央大街、新城大街(尚
志大街)、石头道街、中国十三道街(西十三道街)、透笼街、地段街、买卖街等主要街道,
无不侵及。工商机关坐是停顿,车辆难行,街道之上,乃呈现扁舟款乃之奇观”。“道外汽
车马车可通之处,仅有西南一隅及桃花巷至许公路(景阳街)之一段道路而已,其余均须济
之以舟船”。8月10日午后3时,道里中央大街以西一带水深达1.2—1.5米,中央大街、新
城大街达0.6—0.9米,地段街、买卖街0.3—0.6米,日本小学校(兆麟小学校址)附近
0.6—0.9米。至于屋内进水者,中央大街以西无一幸免。中央大街、新城大街、石头道街、
中国十三道街、透笼街、地段街有1/3的房屋进水,买卖街有1/5的房屋进水。漫水区域所
有地下室则全部灌水。直至市内水面高程与江面高程相平时方止,全市尽成浊流泽国。8月
12日出现最高洪峰,水位119.72米,是松花江历史上最高记录。水位升至极限后,回落极
为缓慢,直至11月29日方回复到起涨时水位,历时110天。流量维持在10000立方米/秒以上
的时间达21天,维持在8000立方米/秒以上流量的时间35天。
  据伪哈尔滨清理水灾善后委员会编辑的《壬申哈尔滨水灾纪实》中记载:8月10日全市
淹没面积877.5万平方米,8月13调查淹没面积为1102.5万平方米。
  这次水灾“其势既洪、其来也骤,居民于睡眠朦胧中,遭此巨浸,首以逃命为先,所有
财帛家私均无携取之暇,即向南岗高阜之安全地带,潮涌而来,其中除少数投奔戚友外,大
部则不得不露宿田野之间,露宿最多之处,尤推傅家甸迤南之极乐寺及文庙附近,盖以其地
系高岗故也,由此鳞次栉比,直至大直街之北端,山街两侧,及霁虹桥附近,其中有无一席
以庇风雨者,几似人间地狱,殊堪酸鼻也。”道外、松浦及太阳岛等地房屋被淹的居民都外
逃避难,唯有道外的一部分及道里2层楼以上的居民暂且忍耐一时,所以,实际避难人数约
12万人左右。其中露宿文庙附近高地的人数约5万,在赛马场及工业大学等地收容约3.3万人,
香坊合记油坊收容约1万人,香坊飞行场收容1万人。由于水灾持续时间长,霍乱等传染病随
之猖獗,被淹区域在楼上居住的人也相继避难,因而露宿灾民又相继增加。至8月18日,已
超过5万人,都聚集在极乐寺及现文化公园一带,"群众密集,牛马鸡犬,随之俱来,致污浊
混杂之象,有非目击所能状其万一者"。
  市民群众对日伪当局疏于防水而抱怨说:"此次哈埠水灾之重,在历史上,实可谓空前。
换言之,亦即自哈尔滨有史以来,得未曾遭此奇重之水劫也。事前,地方当局,曾因防水,
数度集议,但地方一部人士,始终视同具文,所谓办法,直至江堤溃决之日,尤未全部确定,
即对已经议定之一部办法,在工作上,亦欠积极。此对过去事实,使人不能无憾者也"。
  胡佛著的《哈尔滨水劫纪》中记载市民描写1932年水灾的诗词,反映了哈尔滨遭受水灾
的惨状。
   耀煌哈埠兮,转眼凄凉!
   东方巴黎兮,半付汪洋!
   卅年精华兮,一旦耗伤!
   淹没之巨兮,眺望无疆!
   灾情之重兮,如舟之创!
   同胞浮沉兮,令人凄怆!
   纪斯水劫兮,以示弗忘!
   俾国中兴兮,好作津梁!
   (《初雪之晨》王莹)  
   灾时楼阁尽成舟,
   树影彳旁徨水底浮。
   昨日差堪印鸿爪,
   今宵何妨垂钓钩?
   前渡刘郎依然在,
   曷腾沧桑几多愁!


  独坐石碑下,黯然无一语!
       举目望炎日,俯首泪如雨。
       转瞬已无家,何处是归宿?
                       (道外二十道街之公园没水情形,亚丽谨题)

  哈尔滨日本陆军特务机关长小松原道太郎对1932年水灾的损失及灾情惨状描写道:"北
满发生大水,寝成空前未有之天灾,就中哈尔滨市受灾之重,尤不可言状,加之其时交通断
绝,物资之供应无着,恶疫乘之,蔓延积广,种种附带现象,纷至叠来,人心之不安,达于
极点,当是时,全市恐慌之势,殆可比于陆沉,方事之急也。"北满铁路督办李绍庚曾写道:
"傅家甸濒江石堤,为水冲激,纷纷溃决,汤流汹涌,卢舍为墟,繁盛市场,顿成泽国,…
…平地水深数尺,低洼之处,深几逾丈,人民荡析离居,啼饥号寒,惨不忍睹"。
  据日伪警察局的调查,根据户数及人口推算,受灾户数45700户,人口238500人。
  在这次大洪水面前,日伪当局束手无策,妄想求助于神明,当时的东省特别区"行政长
官"张景惠,在哈市已被洪水吞没时,于8月9日下午1时,率领极乐寺10几名僧侣,抬着猪羊
等祭品,在道里炮队街(通江街)江岸鸣鞭放炮,烧香诵经,祷告上苍,祈求龙王免灾。由
于洪水到来之前毫无防备,洪水到来之后慌恐万状,求神不灵,只能哀叹:"非复人事所能
为役""此时欲恃人力以防水患,已不可能"。日伪"水灾委员会"前委员会长,鲍观澄曾写道:
"夫痛定思痛之余,应追念当时之失策,以昭来兹……,而为吾哈市预防之无备,与夫临时
堵水之乘方也。哈市鲜遭水患,七、八年前,虽曾有一度之警慌,然经官民努力筑堤,安然度
过,以致当局诸君及地方人士,忽于防水,而曩者所筑之堤,亦于已颓废,不佞承乏哈市……"。
  这次水灾,8月16日-10月31日77天中收容灾民141.6万人次,每日平均18392人。"避难
灾民人口密集,生计无着,饮水奇缺,生饮污水,疫病蔓延。仅8月1日-10月2日,死于霍乱
的患者248人,与患者发生数621人相比较,死亡率40%。此外,在此期间还有路倒尸体149
具"。
  哈尔滨市有38万人口,其中23.8万人受灾,2万多人丧生,大多数死于各种传染性疫病。
全市在经济上的损失,估计为伪币2亿元。
  1934年6月份,松花江上游连续降雨,并出现"龙卷风",第二松花江和嫩江水位不断上
涨。进入7月以后,哈尔滨又阴雨连绵,7月11日松花江干流哈尔滨水位达到116.48米,低
洼地带的十字岛、太阳岛以及松花江铁路桥以西的杂屯等地相继侵水。7月20日水位上涨到
117.41米,马家船口江堤决口。松浦市街下游三棵树铁路桥处堤防和上游左岸的堤防也有
40米溃堤决口,江水急速流入街内。午后即流入松浦街以东的制糖厂院内。接着松浦街道全
面进水,临时紧急用麻袋盛土修筑的江堤有3处溃堤决口,江面与街道地面高程相差1米以上,
江水象潮水一样呼啸而来,决口处扩大。与此同时,松浦街道南半部铁路以南也进水,午夜
铁路被冲毁,21日拂晓北半部完全进水,松浦街道水深1-2米。随着水位继续上升,街道的
水深随之增加。8月13日最高水位达到118.53米时,松浦街道完全被水淹没,唯有稀疏可见
的一所所房屋屋顶。江北一带幅员约10平方公里的地域一片汪洋,江南一部分低地也进水。
  1934年水灾,受灾者救护及防疫费等耗费伪币45万元。
  1945年8月,松花江和呼兰河发生大水。呼兰河以南至哈尔滨一片汪洋,可行大船。百
姓逃难,农田被淹。由于正值抗日战争胜利,日本投降伪政府瓦解,无文字记载。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至1990年,哈尔滨曾在1953、1956、1957、1960、1969、1986年
发生过松花江大洪水。其中,1956年和1957年发生特大洪水,最高洪水位均超过1932年。但
由于不断整修加固堤防和汛期积极防汛抢险,除江北部分地区和农田受淹外,未造成大的灾
害,哈尔滨市安全无恙。
 
     
  附件:显示原文件
显示原文件
显示原文件
 
  【上一条】         【返回】         【打印本页】         【下一条】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使用帮助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维护: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资料信息处
电话:(0451)86772465  E-mail:dfz_lx@harbin.gov.cn
地址: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世纪大道1号  邮编:150021